池上碧苔三四点 全文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21/09/24 19:42:41

池上碧苔三四点 全文
池上碧苔三四点 全文

池上碧苔三四点 全文
破阵子
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.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,日长飞絮轻.
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.疑怪昨宵春梦好,元是今朝斗草赢,笑从双脸生
这是宋代晏殊的一首词.
附带解释如下:
[词意] 这是一首以时序节令和风俗人情入词的佳作.词的上片既写节令特点,又描述了节令风物,写景状物融于一体.下片则以点见面,以二少女巧遇的情形来反映节令的场面和气氛.
“燕子来时新社”,新社,即指春社,古时在立春后的第五个戊日.古人在这一天会举很隆重的祭祀土神的仪式,场面十分热闹.社日,有春社和秋社之分,秋社是在立秋后的第五个戊日.燕子一般都是在春社时飞来,秋社时飞去,故古时也称燕子为社燕.因此作者抓住这一节令的特点,说明燕子飞来的时候也即是春社日到了.当然,也可理解为春社到了,燕子飞来了.
总之,这一句既是在状物,也是在写景.同样——
“梨花落后清明”,也是既写景又状物,古载有二十四番花信风,自小寒至谷雨共八气,一百二十日,每五日为一候,计二十四候,每候应一花信.春分三信,即为一候海棠,二候梨花,三候木兰.故这一句既说明梨花落后,清明便也即将到来了.也能令人自然地联想到此时梨花盛开的景色.
为使景物更加丰润,作者紧接着又写道——
“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”,池畔点点青苔碧绿鲜翠,林丛叶下黄鹂的啾啭也显得清脆悦耳.
当词人正陶醉在这怡人的春色中时,眼前——
“日长飞絮轻”,又见到随风轻轻飘飞的柳絮.而柳花,正是清明三信(桐花麦花与柳花)之一,再联想到白天也已逐渐显得长了,才骤然明白春已将逝.于是言语隐约间便流露出一些留恋春色的神情,也触发了一丝感叹时光流逝的情怀.
正当词人面对怡人春色而悄然神伤之时,见到了二少女——
“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”,即西邻女和东邻女她们正好在采桑的路上相遇,只见东邻女面带美好动人的笑容,西邻女不明所以,心想——
“疑怪昨宵春梦好”,一大早的是什么事让她如此开心呢?莫非是昨夜里做了什么好梦来着,忍不住便用略带戏弄的口气问她——
“原是今朝斗草赢”,东邻女听后笑道:哪里!哪里!莫胡说!人家刚才伙伴们玩斗草游戏时赢了,赢得好开心嘛!西邻女听后——
“笑从双脸生”,不禁也乐了起来,于是二少女脸上荡漾出纯洁活泼的笑容,相挽而笑个不停地.
就这样,词人那悄然而生的神伤,立即被二天真活泼少女的笑挥走了,心中也燃起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珍惜之情.
[词作] 晏殊的词集名为《珠玉词》,盖因晏殊的词不单用语明净,下笔修洁,充分表现出珠圆玉润的语言风格,而且在意境上也有如珠玉般内敛温润的蕴涵.
这首词在语言上轻快明畅,近乎浅白,谈起来似乎不难懂.但细细品味之后,方知其中蕴涵之深,实非大词家所不能为也.
词的上片表面上是在写时序特点:新社之时,正是燕子飞来的时候,紧接着梨花一落便将是清明了,所以这个时候的白昼也变长了.
但同时也让人眼前浮现出一幅怡人的春景图:新社之时,只见燕子成群翩翩而飞,万朵梨花争相竟开,池上碧苔点点青翠,叶底黄鹂声声娇啼,漫野柳絮轻轻飘散.
而更进一层的是在言语间不着意流露出伤春的情怀:新社之后,清明将至,春光也已苒苒近晚,不知不觉中白天也变长了.
同样,词的下片表面上是在写二少女相逢于采桑径时的可爱情形:西邻女遇见东邻女时见其喜不自禁,便取笑她是否昨宵春梦好,当得知她是因为今朝斗草赢时,又一同笑从双脸生,其情其景,虽非奇又岂为常笔所能为也?
但同时又借此以点代面地突出春社时的欢快热闹的场面:春社之时,就连锁于深闺的少女,也能呼姐唤妹,于野外游观斗草,其热闹已可见一斑.而东邻女斗草赢的欢快样子,也能让人联想到春社之时处处充满欢欣的场面.
更进一层,我们联系上片作者伤春的情怀、黯然神伤的神色,便可在下片体味出作者对生命和青春的赞美:正是二少女明快活泼、天真纯洁的样子感染了作者,让作者沉醉于笑从双脸生中而荡漾出对青春和生命的热情之情.
[词话] 晏殊是宋朝时真宗和仁宗两代的宰相,显赫一时.此词应是他退居江南时所作,此时宋帝国已是由盛到衰,逐步形成积贫积弱的局面.虽经王安石变法有所改观,但也造成了不少混乱.所以作为一向忠心耿耿、忧国忧民的大臣,他此时自然也先天下之忧而忧.同时靠回忆以前的一些盛事来做为慰藉,也是在所难免的.
所以读这首词时,我眼前逐渐有了这样的情景:一位沧桑而深邃的老者,带着怀旧的神伤神色,春社之时到郊外游玩,春色虽怡人,但他感受到的只是春光将逝,繁华将过,青春不再.直到他见到采桑径里二相逢少女的天真活泼的模样,才又骤然觉得春去春又会到,物衰物也会盛,未来总是充满希望的.于是老者便也变得神采奕奕了.
《唐宋词鉴赏词典》中周汝昌解说此词时说:“不知缘何,我读大晏的‘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’,不自禁地联想到老杜的‘映阶碧草自春色,隔叶黄鹂空好音’;它们之间,分明存在着共鸣之点.岂为写景而设乎?我则以为正用景光以传心绪.其间隐隐约约有一种寂寞难言之感,而此寂寞感,古来诗人无不有之,盖亦时代之问题,人生之大事,本非语言文字间可了,而又不得不一抒写,其为无可如何之意,灼然可见但,老杜为托之于丞相祠堂,大晏则移之于女郎芳径耳.倘若依此而言,上文才说的明快活泼云云,竟是只见它一个方面,究其真际,也是深深隐藏着复杂的情感的吧.
周汝昌此说应是在于感受到一个攀登到词学高峰的人,感觉到知音难寻而产生寂寞难言之感,我也认为间或有之吧!